1. 您好,欢迎来到浙江亚都国际必威体育滚球有限公司
  2. 登录
  3.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在线咨询
  • 加入收藏
  • 广告图
    当前位置:首页>>关于我们>>公司新闻>>成立15年、资产过10亿,全国几百家分店,一夜间轰然倒下。。。

    成立15年、资产过10亿,全国几百家分店,一夜间轰然倒下。。。

    更新时间:2015-12-04 09:34:48

    成立15年、资产过10亿,全国几百家分店,一夜间轰然倒下。。。


    这家曾获得“中国连锁百强企业”、“中国软件百强企业”称号的公司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宣布破产,一时让人难以接受。一家曾经被当做成功案例写进教科书的企业,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将十余年的积淀消耗殆尽。

    公开资料显示,一丁集团创立于2000年,是一家集设备制造、软件研发、内容提供、产品销售、运营服务为一体的智慧科技运营商。经营网络已覆盖全国22个省、近50个城市,店面超过300家,企业资产超10亿,是联想、苹果、三星、英特尔等世界级厂商在中国区的战略合作伙伴,先后获得“中国连锁百强”、“中国软件百强”企业称号。


    接到消息后,记者连夜走访一丁集团在福州的几家分店,证实一丁的确已关门停业,福州当地一家银行也向一丁集团发出了亿元索偿函。


    30号晚上,还不到8点,记者在福州仓山万达广场看到,原本营业到晚上10点的一丁门店已是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记者看到里面多数商品已被搬空,店内十分凌乱。不仅如此,一丁在福州市的所有分店也同时关闭。


    随后,记者登录一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官方微博,发现仍能打开,最新的一条微博是在11月27日11:08发出的。


    一丁公司员工林先生说,他们也是29日晚上才接到结业通知,之前没有任何预兆。接到的(通知)就是说,关门结业,就是这个情况。店里的货物盘点好打包回公司。


    12月1号凌晨,记者来到了位于福州五一中路大利嘉城的一丁集团总部办公室。现场保安称,一丁集团的办公区域就位于E区。当时在入口的卷帘门上,记者看到了一张署名为“恒生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福州分行”的《索偿函》。函中称,截至2015年11月30日,一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欠该行贷款人民币本金1.152亿元及相应利息、费用等。索偿函提出,一丁所有未使用的额度于此立即取消。也就是说,“一丁”要在11月30日之前偿还尚欠银行的所有款项。


    而在F区一丁苹果授权店和大利嘉正门口的一丁专卖店,记者看到,店铺上方的一丁LOGO被砸毁,现场还遗落着碎片,大门上还有人使用喷漆进行喷涂。


    据福建当地媒体报道,相关银行业人士确认了银行发出的索偿函属实。昨天下午,记者致电一丁集团法定代表人吴建荣,但其电话已被转移至短信。另据福建当地多家媒体报道,一丁集团副总裁林德志通过其个人微信对一丁倒闭作出回应,确认成立15年的一丁集团于2015年11月30号宣布破产,并称“愿意付出代价为错误买单”。


    在林德志的这篇微信中,确认了一丁集团的老板吴建荣目前处于失联状态。今年38岁的吴建荣出身草根,白手起手,从一家20平米的小店,发展为资产十亿,年销售额56亿,最高峰时员工超过2000人的集团公司。现在出现这样的局面,背后的原因,令人深思。


    一丁公司员工林先生告诉记者,根据他们员工之间的消息显示,公司现已进入申请破产流程,各部门不用再到公司上班了。关于未发工资及其他费用事宜,会由政府清算小组后续跟进。他表示,正常的是下个月10号发(工资),10月份的工作是11月17号才发,已经是延迟了,就不知道11月份会到什么时候(发)了。(破产消息)反正就是口头相传,各种电话形式。也看到消息说,政府介入,之后再清算,但目前没有得到书面或者字面上的答案。


    对于一丁集团的突然倒闭,一些与一丁有着业务往来厂家也颇为担忧,他们担心一丁公司欠给他们的款项可能无法讨回:如果说真的倒闭的话,那我们也要去拆设备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款项可能也没办法要回来了。


    有知情人士称,一丁集团在福州的店铺出现关闭,可能与资金周转出现问题有很大关系。这位人士还透露,一丁的主要供货商有两家,一家是苹果公司,一家是国内著名的科技公司,这家公司突然撤资。但这一说法到目前为止都未得到权威的证实。


    一丁集团副总裁林德志认为,一丁的破产不能都归咎于银行和产商的盲目授信,老板个人的盲目扩张,对于一些新业态的超前布局或许是更为重要的原因。


    据报道,2015年一丁集团成立了在当地业界曝光率较高的创业孵化器——一丁创客咖啡。一丁集团看好物联网发展,甚至不惜重金打造一系列线下体验馆;而就在一个月前,号称是国内领先的IT服务O2O平台一丁网正式上线。


    林德志还透露,在失联前,一丁集团的老板吴建荣还曾反思,不要向银行借钱,不要向民间借贷,要量力而行。另据媒体报道,有知情人称,今年7月曾与一丁集团达成合作的上市公司国脉科技将会接手一丁,目前具体细节还在商谈中。昨晚有记者致电国脉科技陈国鹰。对坊间传言国脉科技要接手破产后的一丁集团的事,陈国鹰两次表示“不会接手”。他说,目前也没人和国脉集团商讨过接盘重组一丁集团这个问题。


    以下为一丁集团副总裁林德志的公开信:


    我们愿意付出代价为错误埋单!


    当我敲下这个键盘的时候,时间是23:56分,还是2015年的11月30日。尽管这个冬天不太冷,一丁还是没能熬过去。


    就在今天,一丁宣布破产。


    在这之前,一丁已经走过了15年。


    今天,一丁刷爆了朋友圈:有人怀念,有人伤感,有人同情,也有人,幸灾乐祸。。。而我们,伤感的同时是感到一阵轻松。是的,你没有看错,是轻松。背负这么大的压力前行,企业太累,老板太累,员工也太累。如今,解脱了。


    从今天下午开始,接了上百个电话,到现在耳朵还是烫的。有来自朋友的关心,有来自同行的同情,还有来自媒体的采访。在这之前,我从来都没觉得一丁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但是原谅我,后面的电话实在是不想接了,同样的话说了百来遍,你试试看?而且,事实就如我在前面的微信里所说的,我所知道的,也并不比你们多。


    我知道的就是今天要宣布企业破产,比正式公布提前几天知道,仅此而已。写此文之前,我本来是和几个小伙伴在KTV唱歌,我不想回应社会上的各种传说,因为随着政府及司法机关介入调查,真相自会大白于天下。而且,我确实不知道太多的情况。而且我不想接受采访,我自己干了15年媒体,言多必失,许多时候背黑锅的都是新闻发言人,你懂的。


    但是后面,网络上的一些不实传闻持续发酵,也有些人话说得刻薄难听,我觉得我的所知尽管有限,但还是应该告诉大家,或许有一定的主观色彩,或许也是片面的,但毕竟身临其境,比起外面的无端臆测要真实些。


    其实这几天作为我们高管是很痛苦的,我已经连续几天没睡好了。已经知道公司不得不宣布破产,一切努力可能都无济于事,你的员工每天兢兢业业地上班向你汇报今天要做的事,而你还要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去鼓励或者指导他们。此外,还要面对最近几天在公司转悠的有黑道背景的债权人。我觉得,没有北影表演系的功底,是很难处理好这种情绪的。当然,大部分一丁的员工,真的非常可敬可爱,尽管有些部门已经收到通知,这两天公司闲杂人多不安全,但他们还是坚持到了最后。


    今天的局面有些失控。民间债权人都收到风声,数十名社会上的小混混强行进入公司,把所有能搬走的东西都搬空了,大到复印机、电视机、电脑,小到椅子、排插,洗劫一空。这也就是为什么不提前跟员工知会一声,就是怕出现债权人无序冲击导致员工出现意外伤害。而下午宣布之前,已经跟员工打好了招呼,让大家有所准备。


    关于老板跑路这事,或许真有其事。我们目前确实联系不上。但我觉得老板暂时消失是明智的选择。因为那些民间债权人,一旦知道钱拿不回来的时候,谁能保证他们不做出危害人身安全的举动?老板之前说过他绝不跑路,他说他犯下的错他自己来承担。按我的理解,等债权人情绪稳定下来,政府和司法机关正式介入之后,老板应该就会出现。他曾经推心置腹地跟我说过,从经商的第一天起,就做好了进监狱的心理准备。因为在他看来,中国的企业家不可能没有原罪。这是中国企业家的悲哀,更是我整个中国的悲哀。


    顺便说说老板这个人。出身于草根,几乎是白手起家,从一家20平米的小店,发展为资产十亿,年销售额56亿,最高峰时员工逾2000人的集团公司,靠的是什么?除了他个人的聪明才智和全体员工的努力外,还有就是今天让他深陷漩涡的银行和厂商。银行说,你生意做那么好,我给你贷款吧,没事,多贷点;厂商说,你生意做那么好,我给你授信吧,一个亿够不够,给你三个亿吧。就这样,一个靠借贷维持运转的资金链条形成了。野心越来越大,流水越做越多,业务越铺越广,然并卵,传统的电脑手机业务并不赚钱。靠借贷维持的不赚钱的业务越做越大,离死期也就越来越近了。当有一天,哪个环节的货款收不回来,资金链条出现裂痕的时候,你就死定了。这年头,经济大环境不好,都是三角债,无论多小的一家企业倒闭,都会引起多米诺骨牌的崩塌。


    当然,我并不是说,一丁的破产,全是银行和厂商的错。老板个人的盲目扩张,对一些新业态的超前布局或许是更重要的原因。有时候,领先一步半步成为先驱,领先两步三步就成为先烈。老板个人是很有格局很有追求的企业家,他不抽不喝不嫖不养小三,也不怎么陪老婆孩子,平均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周末的时候想到什么问题也随时把所有高管喊过来开会的变态工作狂人,我经常感叹的一点是,光他这精力,就非常人所能及,所以他不成功真是没有天理。但是他的心太大了,他要改变零售的业态,一口气在全国开十几家智能生活体验馆,每家投入及亏损额度惊人。在做一丁网的时候,意图打造一个包罗未来物联网社会所有方面的网站,要做中国最大最专业的IT技术上门O2O,提前三年布局,为传说中2018年会全面到来的物联网社会做准备。可是一丁网的业务也是烧钱的,一丁网是为了2018而布局,然而他没有钱坚持到那一天,银行和厂商也不会等到那一天。所以,靠借贷维持运转的一丁,其破产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其实我刚到集团工作时曾和老板聊到这个话题,我说大哥,咱们能不能不要布这么庞大的局,只专心做其中的一块业务好不好?那是BAT要干的活。后来我知道他也有苦衷:他根本停不下来,只有大的布局,才能讲出大的故事,才会有银行和厂商继续支持他这个不赚钱、靠借贷维持的体系。


    最近这几天,他形容憔悴,而又感觉如释重负。他说,破产也好,“进去”也好,终于可以解脱了。每年一个多亿的利息,一个不赢利的企业,几百上千号的员工。每天他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考虑今天银行的利息在哪里?明天员工的工资怎么办?后天给厂商的货款能否及时到位?他活得很累,又要强行给自己打鸡血;他知道公司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又要考虑给新的项目找钱;他放弃了与家人欢聚的时光,只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我相信他说解脱了是真心话,表面光鲜的全国“双百强”企业的掌门人,其实是一个随时可能进监狱的“负翁”,这是他的不幸,也是所有靠烧钱维持运转的O2O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究竟是先把规模做大,还是先把赢利问题解决好?潮水退去,终会知道谁在裸泳。


    他解脱了,这一天越早到来,他就越早解脱。每年一个多亿的利息,放在哪个企业身上,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何况是一个不赢利的民营企业。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也做好了为这一切埋单的准备,正如他自己所说的,我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哪怕是“进去”,总比现在强撑着这么一大摊子要强。所以,当陆续有债权人上门的时候,他尽力配合。只是后面的局势失控了,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他不得已“跑路”了。跑路之前,他反思了三点:第一,永远不要跟银行借钱;第二,永远不要向民间借贷;第三,量力而行。他说,以后牢记这三点,我们一定还会东山再起。


    他用整个集团的破产重组换来了这三点认识,也许还要用牺牲几年自由的代价来换取另一个自由。尽管代价沉重,但他正在为他的错误埋单。许多人走过的弯路,他也走了。这一跤,摔得有点惨,以致于成为这么大的一个集团无法承受之痛。今天他失败了,不等于他对整个互联网发展的认识是错的。方向对了,时机错了。后果就是一地鸡毛。但我相信,他会回来。我相信,他会东山再起。十五年前,刚走出大学校门、一无所有满脸青涩的吴建荣,一手创办了一丁集团,今天,有经验、有人脉、有能力,也有过惨痛教训的吴建荣,有什么理由不会东山再起?


    不当老板,不知道当老板的苦。你只看到他成功的一面,你只看到他光鲜的一面,你只看到他上头条的一面,其实每人心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一丁倒了你可以去二丁,二丁倒了去三丁,无非是换一份工作换一个老板而已,每月领完薪水大体上吃喝生活是不愁的。对你来说,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而对企业家来说,企业是他的全部,没错,尽管他剥削你的一部分劳动收入,但他承担了全部的风险。他要为他的失误甚至你的失误付出代价。有时候,这个代价甚至直至付出生命。一个群友说的好,企业家以一已之力,创造产品,创造价值,创造工作岗位,而自己承担起了全部的风险。他失败了,说说风凉话可以,落井下石,唯恐天下不乱真的有必要吗?


    再说说我自己。非常感谢朋友们的关心,患难见真情,当然也可以看得出来不少人挺八卦。奚落一下别人的失误,消费一下别人的失败,再八卦一下网络上亦真亦假的消息,越发显现得出来自己的消息灵通英明果敢不同凡响。许多人都这样,我也理解,只是消费别人的失败,也不见得能让自己更成功。


    很多朋友关心我怎么样,从事发到现在,接了一两百个电话,还有无数微信上的问候。不同的人,同样的事,同样的内容,我回答了无数遍,还是那句话:我很好,我没事。真的,我没事。老板的资金问题虽然让几个人受到牵连,但并未牵扯到我本人。因为我不管财务,不管供应链,也不管集团和老板的自持物业。简单说,我分管的是花钱的部分而非收钱的部分。所以不管是银行还是“黑社会”,找我都没用。所以我真的没事。


    我一样有解脱的感觉。我从今年六月担任集团副总裁,分管营销事业部和一丁创客咖啡,到现在时间不过半年。刚到集团不久,就感觉老板布局太过宏大,不是我们的资源和能力所能做的事情,也跟老板提过,但他就是停不下来。所以后面这一两个月其实是一直想离职,由于各种原因没有走成。再到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集团出了这样的状况,反而要坚持到最后。所以昨天最后一天上班,跟我的同事们做了一个交待,然后收拾东西回家。


    然后就和小伙伴约了去唱歌。这段时间里电话就没断过,后来我就没接了,因为答案是一样的,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很感谢媒体的朋友们,从我到一丁集团上班起,你们就一直关心着我这个同行老同志,许多朋友不请自来,对我们一丁集团和一丁创客咖啡做了大量的正面报道。也很对不起媒体的朋友们,许多有经营任务的朋友来找我谈广告,我只能请喝咖啡,以“呵呵”来应对,现在你们知道了,我们确实没钱投广告,又不能告诉你我们没钱,所以只能这样了。还有昨天,许多记者打电话找我,让我谈什么呢?我知道的你全知道,我不知道的集团欠款的数据,还是你从网络上帮我找来的。所以我只能说抱歉。


    还有要说抱歉的是一些从事广告设计行业的朋友,他们为我们拍了视频、做了物料,结果因为货款结算的不及时,现在还拿不到钱,到时只能等破产清算了。虽然不多,但都是小本生意,出了这个事,我心难安。所以我想说的是,我会尽力帮助大家看看能否获得优先的清算。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能由我个人慢慢还了。


    如果还有一个群体要说对不起的,那就是营销事业部和一丁创客咖啡的同事们。他们对于集团的状况并非完全不知,但是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营销事业部的小伙伴们,昨天下午也全体都在。有个刚来一个月的小姑娘,已经知道唯一的这个月工资有可能要拖很久,今天上午还坚持报了自媒体的选题。我的助理小许,晚上唱歌时,还在讨论之前答应阳光学院的一件事,12月份让创客讲堂进高校。一丁创客咖啡的帅哥美女咖啡师,一直如常营业到晚上十点!我们就象大战风车的唐吉诃德,也象推着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明知做了没什么用还是努力去做,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这就是我们的职业素养和职业操守!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这个团队非常棒,只要这种职业素养和敬业精神在,即便放到哪个城市或是哪个公司,我们也豪不输人。心若在,梦就在,一切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所以说我虽然没事,但如果说有牵挂的,那目前就是老板的安危和这般小伙伴的出路。老板的安危估计不由我左右,但员工的出路我还是要想想办法,毕竟年底了,有些人有家有小的。所以我特别感谢一些朋友,从消息传出到现在,有十几位老板愿意接受我们的团队成员,有意向的现在基本上安排得差不多了。我只能说,你们太有眼光了,毕竟一丁的团队是经过市场的锤练,在血与火的战斗中成长起来的。相信我,他们不会让你们失望。


    让我感动的是,许多朋友对这场劫难抱以深切的同情,并提了很多好的建议。尤其是一丁创客咖啡,创办以来受到社会各界的热切关注,一关了之确实令许多人不舍。有些朋友希望一丁创客讲堂能易地举行,还有不少朋友表达了通过众筹方式让一丁创客咖啡继续运营的想法。还有不少朋友希望我本人去上班,或者通过某种方式与我的团队合作。在这里,我一并感谢你们,相信我,即使一丁不在了,稍作休整之后,我们的梦想还会继续生根发芽。


    这就算是我对一丁破产事件的个人回应和个人看法,不代表任何人。媒体的朋友们,如果想喝咖啡,换个地方我请你,如果想采访,那我只能说抱歉,确实我所知道的就这么多,或许还不全对。


    还有,请允许我,一个曾经的文青,卖弄一点已经过时的骚情:


    伤痛让你如此美丽

    你可以更加看清自己

    前行的路上再无畏惧

    即使面对

    再多的风雨


    伤痛让你如此美丽

    让你可以了解世事如棋

    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错了一次

    就要输掉全局


    伤痛让你如此美丽

    让你懂得人心可期

    只要我们都尚存一息

    暂时别离

    定会等来更好的相聚


    伤痛让你如此美丽

    让你明白活着就会有转机

    我们的事业还会继续

    风雨过后

    等着你东山再起


    最后,套用一句《魔鬼终结者》里的台词:I’ll be back!


    一丁集团破产了。


    这家曾获得“中国连锁百强企业”、“中国软件百强企业”称号的公司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宣布破产,一时让人难以接受。一家曾经被当做成功案例写进教科书的企业,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将十余年的积淀消耗殆尽,只留下一个令世人唏嘘的结局。


    一丁集团最早是从组装电脑起家,后来作为多家手机厂商的销售代理而发展起来。时至今日,一丁集团版图中真正被放到战略地位重视起来的业务只有一丁网和一丁芯智能。前者跟随了2015年最火的O2O概念,后者则是创始人吴建荣对三年后“物联网”时代到来的提前布局。共同点是,不管哪一样,都是烧钱的无底洞。


    一丁网是一丁集团布局O2O的产物。一丁网包括一丁到家、创客空间、全球购、智能生活四块核心业务,主要为个人、家庭、商户、企业提供IT技术服务。2015年9月19日,一丁网上线试运营;11月1日,一丁网正式上线,并宣布获得兴业创新资本数千万元的的投资意向书,意图打造国内领先的IT服务O2O平台。


    今年9月,一丁芯智能与国美智能家居达成战略合作,开发超级App实现与智能家居终端产品的互联互通,推动物联网的发展。与此同时,一丁集团斥巨资在全国十几个城市落地Easmart智能生活馆,打造的高端智能家居品牌,布局线下体验店。


    但所有的一切都停在了11月30号这一天,那些过往的荣誉、成绩变成今天的一笔笔难以承受的账单。我们不禁反思,到底什么才是一个企业的成功,到底如何才能把一个企业做的长久?


    反思一:快速布局or稳扎稳打,哪一个才是正确的姿势?


    一般来讲,互联网行业发展速度是其他行业的三倍,因此互联网公司大都信奉“唯快不破”的道理。一丁集团曾在办公区打出标语,要做“全宇宙最牛B的互联网公司”。其近年来的发展路径也像极了互联网公司的打法。融钱、做数据、谈未来,再融钱...如此往复。企业发展速度看似走上了快车道,但是越来越大的资金流动和并无盈利能力的业务使得公司发展进入恶性循环之中。


    近期纷纷跻身“独角兽”行列的互联网+类的公司也遇到了相似的困境。快速发展的背后是虚高的估值,一旦后续资金跟不上,整个多米诺骨牌将倒下。在整个行业都相对疯狂的时候,稳步向前或许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毕竟,我们都不想看到一个昙花一现的企业,走到最后的才是赢家。面对一丁的失败,吴建荣也反思了三点:第一,永远不要跟银行借钱;第二,永远不要向民间借贷;第三量力而行。


    反思二:“大布局、大故事”带来的高估值能持续多久?


    疯狂布局的吴建荣曾无奈地表示,“只有大的布局才能讲出大的故事,才有背后的投资方支持体系的运转”。不可否认,“讲故事”是创业者必备的技能之一。若能把故事讲的足够的热血、性感,让投资人脑洞大开、神魂颠倒,那更是成功了大半。但现如今,面对众多“讲情怀,谈理想,大布局”的公司,投资人的“想象力”已经被透支。换句话说,请来点实际的。


    一般来说,互联网行业常用的估值方法有P/E、P/S、P/GMV、P/MAU等。在过去的近三年时间里,互联网行业一直处在上升阶段,因此很多并没有净利润的公司获得了多轮次的高额融资。投资人的如意算盘是,就算这家公司没有盈利,总还有收入;如果没有收入,总还有用户数。大量用户数最终会顺利转化成收入,进而转换成利润。但现实给了这个逻辑一记响亮的耳光。几轮投资下来,项目往往血本无归,所谓的高估值也如空中楼阁,企业光环尽失。


    对此,林德志在公开信中写道,“表面光鲜的“双百强”企业掌门人,其实是一个随时可能进监狱的“负翁”。这是他的不幸,也是所有靠烧钱维持运转的O2O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究竟是先把规模做大,还是先把盈利问题解决好?潮水退去,终会知道谁在裸泳。”


    反思三:创始人要在各方力量博弈时做好平衡,把控节奏


    从某个方面来说,创始人是最伟大的艺术家,他们需要平衡各方力量,掌控公司整体的运行节奏。对于企业来说,投资人在希望企业能有长期发展的同时希望尽快实现变现;竞争对手则争相打“价格战”,在教育市场的同时,争夺用户入口;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和可能的政策环境变动也都需要企业把握风向,顺势而为;公司员工则希望工作环境稳定舒适。创始人不应只看一方的利益,而是在这当中找到一种性价比最高的方法,满足各方的需求。


    此外,创始人的野心也是很重要的因素,要“量力而行”。而吴建荣在做一丁网的时候,“意图打造一个包罗未来物联网社会所有方面的网站,要做中国最大最专业的IT技术上门O2O,提前三年布局,为传说中2018年会全面到来的物联网社会做准备。”这实际上已经超出了一丁所能布局的范围。


    一丁集团破产的背后是凌厉的寒冬作祟。亿创业者想要在这一轮寒冬中独善其身,必然需要比以往更加准确的趋势判断、更加精细化的运作方式和一颗更为强大的内心。




  • 柯桥港越店2
  • 柯桥银泰门市2
  • 柯桥银泰门市1
  • 城南店1
  • 文理南山门市1
  • 柯桥港越店1
  • 柯桥签证中心1
  • 导游部2
  • 导游部1
  • 国内部3
  • 国内部2